>>  设为首页   本站导航   关于我们   繁體中文

注册 | 登录

今日推荐 >>    

  1. 您的位置:中俄资讯网  >  中俄经贸要闻  >  正文

    字体大小:    

  • 环球时报:“江海联运”助力俄罗斯最大境外农场大豆回运中国
  • 2018-10-29 9:22:07    字数:3271    中俄资讯网www.chinaru.info    环球时报
  •     中俄资讯网注:本文摘自环球时报 标题为编辑所拟 录入:邓悦青

        清晨的阳光正努力把黑龙江上的薄雾驱散,一艘从哈巴罗夫斯克驶出的满载大豆的中国专用运粮船于18日早上8点10分抵达江对岸的中国抚远港。这次安静的航行,其实是中俄界江粮食专用船舶的首航。10月中旬,《环球时报》记者赴哈巴罗夫斯克,体验哈尔滨东金集团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谢尔盖耶夫卡农场的大豆收获,并在一江之隔的抚远港见证了黑龙江航运集团和东金集团在抚远市共同建设的中俄界江首个粮食专用码头的正式启用。

        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如何填补美国大豆进口骤减留下的缺口引发各方关注。谈到大豆话题,东金集团董事长张大君显得很有信心:“如果有良好的营商环境,把俄远东地区作为中国大豆的多元化战略主要补充地是没有问题的!”对于中俄跨境农业可持续开展问题,黑龙江航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孙雪飞认为:经过市场检验的“江海联运”体系有望让黑龙江成为东北亚地区的“黄金水道”。

        俄罗斯最大境外“农场主”:希望扩种大豆到300万亩哈巴罗夫斯克,这座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界口东侧的远东城市在10月中旬就进入了深秋。虽然初看有些萧瑟,但如果细心观察,东北亚各国民众热络的交流让哈巴罗夫斯克趣味十足:新开张的糕点店外,店员扮成小丑热情地拉路人照相;穿梭于城市大街小巷的日韩二手车虽显得忙碌,却仍会耐心地等候行人通过;化妆品百货的很多货架都被中国代购扫空——黑龙江江面很快会结冰,封关在即,这是相对低价的俄版商品的最后扫货时机。

        沿城市主干道向郊区行驶约20多公里,景色开始变得荒凉。直到记者来到谢尔盖耶夫卡农场金黄的豆田,气氛才又热烈起来:4台385马力大型收割机正在开足马力收割大豆,几台卡车停在一旁等待输粮机械装车。记者剥开豆荚,里边的大豆颗颗饱满,东金集团远东农场总经理刘兴海介绍说,今年远东地区遭遇了十几年不遇的早霜,大豆产量受到一些影响,但即使这样,每亩产量也在400多斤,算是比较理想的。

        农场里操作机械的工人都是俄罗斯本地人。刘兴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农场共有俄罗斯员工120人左右,中国员工40多人,这不到200人负责公司在远东的3个农场共7个作业区。两国员工朝夕相处,如何把他们拧成一股绳?刘兴海认为,主要的难点就在于沟通,因为两国人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比如俄罗斯员工认为早上8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到点儿就必须下班,周末不加班。中国企业来了以后就跟大家解释,农业种植季节性很重要,需要抢收,经过耐心沟通,俄罗斯员工也表示理解,同时在薪水和福利保障方面,企业给他们相应的保障。”

        这是东金集团在俄罗斯3座农场之一,目前,该集团是俄罗斯最大的境外“农场主”,租地面积达到180万亩。张大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今年集团种植了45万亩,主要作物是大豆,另外还有青储、燕麦、牧草等。“下一步我们希望跟俄方合作,继续扩大种植面积,使规模扩大到300万亩。”张大君估计,仅俄罗斯近中国边境地区的可开垦土地就达1000多万公顷,中俄跨境农业合作潜力巨大。

        然而,中国农民的勤劳与俄罗斯广袤的远东土地并未产生足以改变两国跨境农业合作状况的化学反应。原因何在?张大君告诉记者:“以前,到俄罗斯来搞农业的中国人都是规模比较小的企业或农户,设备、技术和管理水平不够先进,甚至有不遵守当地法律的情况出现。所以,几年来,俄方看到中国人来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不过,在一些媒体仍在炒作“中国人将买下俄罗斯”时,负责协调政府与外资跨境农业的哈巴罗夫斯克农业基金CEO维克托罗维奇的回答十分坦率:“并不是任何人来俄罗斯都能租到土地。”

        破解之道:机械化与人才培养

        最大境外“农场主”的到来,带来的最直接变化表现在当地俄罗斯工人的收入上。俄罗斯员工阿尔图告诉记者:“中国人来之前,我们收入每月不到2.5万卢布(约2500元人民币),而现在每月能拿到近6万卢布。”另一方面,中国跨境农业的形象也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张大君回忆,2017年3月刚来接收农场时,甚至还能看到上世纪60年代的设备,“都能进博物馆了!能运转的设备几乎没有。”一切都得从零做起。但现在不同了,刘兴海带《环球时报》记者来到农场厂区,一台崭新的美国艾美特播种机霸气地横在厂区空地上。这台巨无霸宽18米,一个班次(8个小时)就能播种150公顷!

        机械化水平的提高带动了当地对专业人才的需求,维克托罗维奇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冬天,计划由当地政府出面协调中国企业和当地学校大批量培训农业技术人才。

        “东金集团负责提供讲师和装备,当地政府出费用。”张大君说,这一方面是利用当地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一起来进行职业化的定向培训,另一方面也给俄罗斯当地农业产业提供技术人员。

        维克托罗维奇说,目前这种大规模、高技术含量跨境农业的合作很成功,相信中国也一定会继续支持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参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农业开发。“俄罗斯地大物博,目前中国企业在远东地区的开发面积只是微乎其微,我们热烈欢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来远东投资。比如,现在中美贸易争端,俄罗斯当然会支持中国对大豆的需求,目前在俄罗斯种植的大豆发往中国的关税已经降到最低。下一步也不排除从俄罗斯远东其他的州收购。”

        水路运粮期盼东北亚“黄金水道”

        人们的愿景很好,但中俄边境地区运输问题是“老大难”:路程远,成本高,当地人告诉记者,通过陆路口岸“一辆车一次最多只能运20吨。”

        已有70多年历史的黑龙江航运集团是省属从事港口物流和水路运输的国有大型企业,在中俄粮食合作领域,集团发现了企业发展的新着力点。

        水运粮食,是未来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打造“江海联运”体系的一次初步尝试。从中国东极点的抚远出境,沿着黑龙江一直向东北大约900公里,就到了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这里是远东重要的出海口,“从庙街南下,经过鞑靼海峡,进入日本海,就可以到达中国南方。”孙雪飞说,水路运粮的优势首先是单次运量大,“现有条件下,专用运粮船可以一次运2000吨。”另外成本也很低,“在试航期,水路运粮成本要比其他运输方式至少降低一半。”

        不过,黑龙江每年基本只有半年在适航期,所以“航道建设需要及时跟进”。孙雪飞说,第二点需要注意的是中俄对应口岸之间的通关效率“这两年感觉有很大的提升,在优化营商环境、改善工作流程的地方,中方改进的速度要更快,但俄方的步伐不快,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对于黑龙江航运集团和东金集团斥重资建设的中俄界江首个粮食专用码头,孙雪飞表示,这在跨境产业链中的位置非常重要,但港口收回成本至少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作为国有企业,我们投资回报率的压力非常大,也希望各级部门能够对国有企业投入大通道建设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

        “东北三省要深入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建设的新的对外开放高地,我认为这是打造‘江海联运体系的大好契机”,孙雪飞说,“江海联运”通道将来有很大机会成为联通东北亚的“黄金通道”。

        中俄资讯网www.chinaru.info  点击浏览今日全部新闻 >>

  • >> 点击进入新闻中心 体验更多精彩 >>
  1. —— 浏 览 今 日 更 多 新 闻 ————

版权与免责声明:欢迎转载中俄资讯网内容,本站内容都是在投入巨大采编成本,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后形成的智力成果,其著作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的保护。1、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俄资讯网”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欲转载的,请注明出处:中俄资讯网www.chinaru.info;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的作品,均采编自其它媒体或经推荐后使用,本网转载或采编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3、本站充分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您认为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谢谢支持配合!
Copyright·2009–2020 (中俄资讯网 www.chinaru.info 版权所有 中文域名:中俄资讯网.com) 备案号:京ICP备09094555-2 俄联邦注册号:C/R—821918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