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本站导航   关于我们   繁體中文

注册 | 登录

今日推荐 >>    

  1. 您的位置:中俄资讯网  >  全景俄罗斯  >  正文

    字体大小:    

  • 重新评价斯大林将对俄罗斯社会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 2017-10-31 9:47:07    字数:5938    中俄资讯网俄罗斯研究栏目    作者吴恩远
  • 中俄资讯网资料图

        中俄资讯网摘要:任何民族都不可能长久丑化和攻讦为本民族做出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最近,俄罗斯民众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有了新的认识,俄罗斯认识到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存在,提出要理性评价斯大林的一些错误,要重新认识到斯大林时期取得的伟大成就的意义。这些变化必将对俄罗斯社会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作者吴恩远 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

        不久前,俄罗斯各大报纸刊载了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38%的俄罗斯人在回答“历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时,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宁名列第三。在此期间,普京会见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时说道:对斯大林的过度妖魔化就是攻击俄罗斯和苏联。这句话几乎颠覆了半个世纪以来苏联和俄罗斯对斯大林的评价。俄罗斯民众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新的认识,必将对俄罗斯社会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一、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普京:对斯大林评价的变化

        苏联对斯大林的争论始于赫鲁晓夫1956年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攻击和批判导致苏联社会和国际共运思想混乱,并影响到戈尔巴乔夫等后人,可以说苏联解体“始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从对斯大林个人的批判发展到对“斯大林模式”和整个苏联体制的全盘否定,1989年苏联社会对斯大林的正面评价只占8%,灭史亡国,殷鉴不远。

        苏联解体给俄罗斯社会带来的悲剧,令无数俄罗斯人怀念苏联时期的大国气概和稳定生活,对斯大林的认识更趋理性和客观,斯大林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开始逐步回升。此后多次民意测验表明,俄罗斯人对苏联社会的评价日趋正面,斯大林则稳居杰出历史人物前列。中俄资讯网俄罗斯研究栏目。

        同以前相比,“列瓦达中心”这次民意测验特点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俄罗斯民众对斯大林评价出现新的升级。俄罗斯过去有过很多次类似的民意调查,斯大林被列为第一位并不鲜见(最近一次是2017年3月评价百年来俄罗斯最伟大领袖人物,列宁、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位)。但以往俄罗斯的民意调查主要是测评自己国家的历史人物,这次范围扩大到全世界和全部历史发展阶段的杰出名人。世界各国、各民族对此当然有自己的标准,俄罗斯民众这个答案不一定被他人接受,但斯大林的地位在俄罗斯人眼里超过他们心中的“神”——彼得大帝,超过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普希金等俄国历史人物,甚至被认为其贡献应当居全世界所有杰出人物之首,把斯大林抬到这么高的地位在俄罗斯的民意测验中还是很少见的。

        一次民意测验也许不能说明多大的问题,但如果多年来、多种民意调查机构的多次测验都是同一个结论,就确实代表了广大民众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俄罗斯人对斯大林的看法,已经产生过山车式的急剧转变。正如2017年6月28日《俄罗斯——波罗的海》报写道:“在俄罗斯现代史上,特别在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时期,人们始终对斯大林镇压的罪行感到恐怖并且咒骂这个血腥的暴君。但在新的斯大林式的普京体制时期,斯大林的个人威望从已经触底又得到了复兴。有这种感觉,我们国家对斯大林的评价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第二,普京总统对斯大林评价有新变化。普京对斯大林第一次正面评价是在2002年。他一方面谈到斯大林的“专制、独裁”,另一方面则肯定:“正是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才取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与他的名字相关联。忽视这一现实是愚蠢的。”此后,他对斯大林的多次评价基本上都在这个尺度之内。

        2017年6月16日,普京回答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关于评价斯大林的问题时说:斯大林时代发生过悲惨事件,今天的俄罗斯确实还带有斯大林主义的某些遗毒。但是,我们大家不都带有各种遗毒吗?任何人都难免犯错误。他还指出:“在世界历史上都存在有争议的人物:英国的克伦威尔,法国的拿破仑。克伦威尔是独裁者和暴君;拿破仑当了皇帝后,把国家引向民族灾难,遭到完全失败。但是他们两人在国内仍然受到尊重。”这就表明了他对待斯大林的态度。他举例说道:丘吉尔尽管有其反对苏联的立场,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坚决主张与苏联合作,并把斯大林称为伟大的统帅和革命者。所以,普京强调:“斯大林是适应时代需要而产生的人物。那些过分妖魔化他的人,实际上就是在攻击俄罗斯和苏联。”

        这是普京对斯大林新的评价:首先,承认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现象,而且“很过分”;其次,把对斯大林评价放到与国家平行的地位,指出对斯大林的攻击就是对苏联和俄罗斯的攻击。再次,强调斯大林的所作所为是顺应了时代的需要。

        第三,抬高斯大林地位的不仅是左派、不仅是俄共,而是各级政权。2017年6月27日的《俄罗斯报》报道:最近关于斯大林的消息占据了俄罗斯各报头版,仿佛是在进行军队大元帅竞选。“斯大林从地下冒出来了”,俄罗斯报纸通栏大标题这样报道。几乎每一天,斯大林的各种挂像、雕像突然冒出在各个地方。但主导这种行为的,不是左派,也不是俄罗斯共产党,而是各级政权。在莫斯科国际法学院,把原先取下来的斯大林挂像又挂回原处,就是校领导的决定。2015年7月3日,俄罗斯当地政府在特维尔州勒热夫区竖立了一座斯大林胸像。俄罗斯政府现任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梅金斯基为此专门撰文,阐述建立斯大林纪念碑的原因。他写道:“我们社会不需要以丑化、回避的态度对待祖国的历史和历史人物,特别是对斯大林的不实评价。以前靠随意推测或谴责性的论调对斯大林评价的那种情况在现实社会中早就不能立足了。”中俄资讯网俄罗斯研究栏目。

    中俄资讯网资料图

        二、对斯大林评价变化的原因

        应当说,俄罗斯目前出现的对斯大林又一轮重新评价,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社会、思想领域的背景。

        第一,认识到过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存在。政治学者库利科夫指出:妖魔化斯大林起初来自西方,把斯大林说成和希特勒并列的绝对邪恶的人,目的是使俄罗斯在政治权利方面处于和西方不平等的地位。他们集中攻击斯大林20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问题,这当中确实有扩大化的错误,但被西方肆意扩大。《俄罗斯报》写道:20世纪80年代末期,由“纪念碑”等组织在群众大会上公布所谓被解密的档案:仿佛有成千上万的斯大林体制下的牺牲者,反斯大林活动一度达到顶峰。这个“纪念碑”今天已经被证实是外国间谍组织。

        普里亚尼科夫在《俄罗斯人热爱斯大林之谜》一文中写道:指责斯大林“残忍”的一个罪行是对待农民。但是在俄国的执政者中只有斯大林完成了把一个农业国城市化的任务。1914年俄国城市居民只有23002万人,1956年达到8700万人。40年城市人口增加了数倍,而欧洲国家达此目标花费了200年!

        妖魔化斯大林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指责他“专制、独裁”。多年来一谈到“斯大林模式”就离不开“高度集权、专权”的特点。俄罗斯学者科尔尼·多克特里内写道:“独裁”这个词是冷战时期西方理论家为战胜斯大林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而发明的。其结果是,俄罗斯被摧毁了。

        到今天为什么这股反对斯大林的歪风没有继续刮下去?《俄罗斯报》指出:这是因为反对者指责斯大林似乎违背纽伦堡确定的法制、犯下反人类罪行的事情根本不存在。

        第二,理性评价斯大林的一些错误。在《斯大林从地下走出来》一文中,作者认为:那些把自己的选票投给斯大林的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大清洗”的情况,也完全不是斯大林主义的狂热拥护者。因为他们明白,“一切有效益的管理者都是借助于惩罚性手段”。卫国战争中“一步也不准后退”的227号命令,对随便撤离阵地的人施以严厉惩罚手段。不这样惩罚临阵脱逃者能保卫祖国吗?

        斯大林大元帅的形象是国家的象征。俄罗斯学者叶莲娜指出:今天大多数俄罗斯人不想提到“大清洗”的问题,表明人们已经对斯大林的错误给予原谅。

        第三,重新认识到斯大林时期取得的伟大成就的意义。对于斯大林时期工业化、社会发展现代化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的成就,通过这些年来在俄罗斯各种书籍、刊物,甚至国家教科书、电视节目等载体上的宣传,人们已经取得基本一致的意见。对比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状况和国际环境,今天俄罗斯人对斯大林当年领导苏联与西方抗争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

        库利科夫强调:俄罗斯人知道,西方从来不承认俄罗斯人有与他们平等的地缘政治权利。整个20世纪,俄罗斯一直在为击退敌人而斗争。这场斗争始于20世纪初,一直延续到今天,而在斯大林时期取得了从开始到中间阶段的胜利。当年与西方的“冷战”今天还在进行,实质仍然是维护俄罗斯人的生存权。担忧这场斗争能否再次取得胜利,正是俄罗斯人对斯大林给予前所未有的肯定的原因。

        俄罗斯人还认识到,当年在斯大林领导下,苏联不仅战胜了法西斯,而且建立了一个几乎囊括地球一半的社会主义体系,并依靠这个体系在巨大的地缘政治范围内与“文明”的西方多次竞争并取得胜利。俄罗斯人清楚斯大林在捍卫俄罗斯人生存中所起的作用,所以才有了对斯大林的高度评价。中俄资讯网俄罗斯研究栏目。

        第四,今天的普京政权需要斯大林。普京执政以来,由于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在国家电视频道上充满了对斯大林的赞美,这种宣传甚至比斯大林时代还广泛。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今天的俄罗斯需要这种形象。

        国家领导人需要以历史上的强国领袖为榜样。正如《俄罗斯报》写道:最近十余年,随着国际油价的下跌、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和居民生活水平的降低,俄罗斯人又把眼光聚焦历史。这一次不仅仅来自下层,而且是来自上层政权领导人。正是这些领导者们试图在俄罗斯历史中探寻成就伟大强国的领袖人物,以此作为其榜样(如树立了弗拉基米尔大公雕像)。这当中不仅需要对历史进行反思、理解,并且还要悔过。

        人们期盼俄罗斯领导者重现稳定生活。在当代俄罗斯,40岁以上的人常常愉快地回忆起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认为那是自己生活最好的时代。勃列日涅夫时期虽然被认为是“停滞年代”,但人们认为那时的领袖虽然是严厉的,却是公正的。斯大林的崇拜者认为:如果还是斯大林执政,就能够回到勃列日涅夫时代,表达了俄罗斯民众对再现斯大林式执政者的期盼。

        普京政权在很多方面复活了苏联的实际做法。据最新俄罗斯民意调查,超过一半的俄罗斯人支持总统现行的方针,并希望未来总统执行现在的政策——继续在国内外政策上采取比较强硬的方针。俄罗斯学者预言:由于这次民意调查的结果,克里姆林宫战略家们已经考虑在斯大林问题上怎样做更正确。根据这些判断,普京实际上已经在为斯大林平反,人们希望俄罗斯总统应当成为类似斯大林那样的人。区别仅仅在于:不要再设立集中营,不要每周工作六天和封闭边界。

        三、对斯大林等历史人物重新评价的影响

        这次俄罗斯对斯大林等历史人物的民意调查结果和普京对斯大林新的评价,必将对俄罗斯社会、政治、思想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首先,拨开妖魔化斯大林的迷雾,恢复对苏联历史和苏联历史人物的本来面貌,有利于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正本清源,夯实俄罗斯执政者制定国家发展战略的理论基础。

        历史终究证明:任何民族都不可能长久丑化和攻讦为本民族做出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对历史人物的正名有利于为国家特别是为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道德观。

        其次,有利于增强人们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信心。多年来,西方“妖魔化斯大林”的思想泛滥,极大影响甚至阻碍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西方理论家给斯大林扣上的“专制、独裁”的帽子,把社会主义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以致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些人没有底气,对社会主义丧失信心。中俄资讯网俄罗斯研究栏目。

        斯大林模式的核心是什么?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要求在京政治局委员至少要学习苏俄1918年宪法和1936年斯大林宪法,前者规定了苏俄社会主义体制的国体和政体,斯大林宪法则补充了“共产党是一切社会团体和国家机关的领导核心”。当年戈尔巴乔夫修宪就是取消共产党领导这一条,为多党制打开绿灯。所以,妖魔化斯大林的核心是妖魔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拨开妖魔化斯大林的迷雾,有利于帮助人们树立对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的正确认识,坚定对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再次,围绕斯大林的争论在俄罗斯还会继续。普京对斯大林的新评价不意味着要回到苏联时期。前不久,普京签署了“建立受政治迫害遇难者永久纪念碑”法令。尽管他有意在法令中回避在“什么时期”、“谁迫害谁”的关键问题,人们还是感觉到是为了纪念斯大林时期被迫害的人;梅德韦杰夫总统时期曾试图搞“非斯大林化运动”,说明俄罗斯对斯大林评价还有不同看法。但无可置疑的是,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半个世纪以来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正在俄罗斯受到抵制和批判,俄罗斯人正在努力还斯大林一个历史清白的形象。

        中俄资讯网www.chinaru.info  点击浏览今日全部新闻 >>

  • >> 点击进入新闻中心 体验更多精彩 >>
  1. —— 浏 览 今 日 更 多 新 闻 ————

版权与免责声明:欢迎转载中俄资讯网内容,本站内容都是在投入巨大采编成本,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后形成的智力成果,其著作权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的保护。1、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俄资讯网”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欲转载的,请注明出处:中俄资讯网www.chinaru.info;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的作品,均采编自其它媒体或经推荐后使用,本网转载或采编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3、本站充分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您认为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谢谢支持配合!
Copyright·2009–2020 (中俄资讯网 www.chinaru.info 版权所有 中文域名:中俄资讯网.com) 备案号:京ICP备09094555-2 俄联邦注册号:C/R—821918152